主页 > 公告栏 > 内容

拦路收费带动致富这种行为要不得

发表时间:2018-09-25 16:44

  近来,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通报了2起党员干部涉黑涉恶糜烂典型事例,其间一个事例颇耐人寻味——2015年至2017年间,时任岑溪市归义镇大冲村党支部书记的符锡昌与乡民符某义、符某昌等人,经过强行拦路的方法,敲诈勒索大冲村二组山场老板陈某等人“开路钱”合计196868元。设卡勒索所得均匀分配给全村各户,符锡昌一家从中分得1300元。2018年7月,符锡昌遭到开除党籍处置,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交司法机关处理。
  
  村干部安排乡民强行拦路,对邻近的巨贾老板收取“开路钱”,这种现象忍不住让人想到小说戏剧中剪径强者口中常喊一句话——“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,要想过此路,留下买路财。”明显,剥开“所得均匀分配给全村各户”的所谓“共同致富”的外衣,设卡勒索本质上与剪径强者的行径并无二致,是违法犯罪行为,绝非单个网友所称的“劫富济贫”。
  
  在法治社会,任何人的行为都要遭到法令的束缚,党员干部在遵纪守法上理应成为榜样。常言道,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作为村党支部书记,替乡民办实事、为乡民解烦忧、带领乡民共同致富是功德,但条件是不能触碰纪法的红线,更不精干拦路打劫的匪徒阴谋。像符锡昌那样,把设卡勒索得来的“开路钱”,悉数均匀分配给全村各户,自己“仅”得1300元,看似把乡民“举过了头顶”,实则把纪法践踏在脚下。
  
  这一个案,也折射出当时乡村干部队伍中存在的一些共性问题。例如,有的村干部法治观念淡漠、法令知识缺少,依法治村、依法办事的才干缺乏;有的村干部搞“一言堂”、当“土霸王”,作业方法简略粗犷,把民主集中制、团体决议计划抛在脑后……类似问题正是乡村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“绊脚石”“绊脚石”,亟待加以解决。
  
  “村看村,户看户,大众看着村干部。”村干部作为带领乡民致富的“领头雁”,有必要努力提高本身才干本质。要学法规方针、做“明白人”;要学致富身手、做“带头人”;要学惠民之策、做“有心人”。如此,才干习惯新时代乡村基层管理作业的新要求,才干带领广阔乡民在致富奔小康的“康庄大道”行稳致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