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文博动态 > 内容

明朝曾举办过一次震惊世界的大阅兵

发表时间:2018-10-31 16:10

  我国将于本年举行留念抗日战争成功七十周年阅兵式,这将是“五年一小庆,十年一大庆”常规之外举行的阅兵式,规划略小于国庆阅兵式。
 
  ​明朝曾举行一次震动国际的“大阅兵”-国际历史网
 
  《左传》有云:“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”。“祀”指国家的公祭典礼,“戎”是国家的军事举动,在这里,让我们“穿越”到曩昔,看看我国古代明朝关于阅兵的那些事儿。
 
  1、意图:宣示大明强壮实力
 
  对一个国家来说,阅兵既是宣示国家实力,增强民族凝聚力的方法,也是扩展国家影响力的重要手法,而在古代,阅兵的理由也大略如此,明朝历史上,永乐皇帝朱棣就从前有过一次震动国际的“大阅兵”。
 
  提到明朝阅兵,就不得不说说明王朝树立初期的“国际形势”。
 
  明朝是推翻元朝而起,但成吉思汗树立的“四大汗国”三个仍在,洪武二年(1369年),朱元璋调集40万大军,分三路北进,把远逃漠北的北元皇廷完全打成“游牧民族”,但尔后,很多曾在元朝任职的蒙古族、回族官员,逃亡到中亚、西亚各国,这些“外来的和尚”拼命地煽动所在国君主对明朝采纳敌视情绪。
 
  1370年,西察合台汗国权臣帖木儿发起政变,推翻西察合台汗国,树立了大名鼎鼎的“帖木儿帝国”,帖木儿在打败奥斯曼土耳这以后,随即开端了远征我国的预备,派特务到北京活动,并在招待埃及青鸟使时当众侮辱被扣押8年的我国青鸟使郭骥,随后在撒马尔罕举行“蒙古人大会”,打出“反明复元”的旗帜,但蒙古本部的鞑靼以及瓦剌反派使者至南京通报音讯。
 
  永乐四年,帖木儿大举东征,声称百万大军,实践军力20万,而此刻,明王朝在河西以及哈密早已枕戈待旦,可是不久后,帖木儿病逝于东征路上,一场大战云消雾散。
 
  尔后,帖木儿帝国诸皇子争位,堕入内战,所谓东征我国,可谓痴人说梦。
 
  明朝方面,朱棣登基后,一面差遣郑和下西洋,宣传国威,另一面差遣陈诚出使西域,帖木儿帝国的继任者沙哈鲁抛弃仇华方针,遣使向明通好,康复了朱元璋年代“宗主国”的联系,可是中亚各国“反明实力”仍在。
 
  另一面,郑和在永乐十八年前五次下西洋,却行至印度洋就回来,原因是埃及马穆鲁克王朝操控了红海流域,禁止东方船队进入,尔后中亚以及西亚诸国正式供认了大明朝继元之后的“天朝”位置,但关于明王朝的实在实力,各国也存有置疑,因而,选择一个适宜的时机,宣示大明的强壮实力,稳固大明与中亚、西亚国家的“朝贡联系”,就显得尤为重要,而阅兵,恰是最好的时机。
 
  2、演武:各国使节大开眼界
 
  永乐十六年(公元1418年),明朝以陈诚为使,出使中亚,随后,中亚、西亚国家均组使团随我国使团回访,永乐十八年七月,这支云集了20个中西亚国家、人数多达600人的使团抵达嘉峪关,朱棣差遣6000精锐马队一路护卫,沿嘉峪关经明朝九边军镇“观赏”。
 
  在每个军镇,明朝都特意差遣在明军中的蒙族、回族军官招待,介绍明朝的民族平等方针,“明朝优待蒙古和回回人”的流言不攻自破,而明朝“九边”强壮的军事实力,也在各国青鸟使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 
  永乐十八年十一月二十日,朱棣在北京皇宫接见各国青鸟使,诸青鸟使皆行叩拜礼,唯一帖木儿国青鸟使以“我国无此习俗”为由,坚持行鞠躬礼,朱棣却并不介意,这次帖木儿使团的领袖是帖木儿帝国宰相阿尔都沙,副使是曾跟从帖木儿的名将盖苏耶丁,在本国也是免跪拜礼的。
 
  交际礼仪后,朱棣组织使团先是在山东、河南、江苏“旅游观光”,旅游包含山东孔庙在内的许多名胜古迹,亲眼才智我国内地城市的富庶富贵,两个月后,各国使团接到告诉,朱棣将在北京周边开端大规划的“打猎”,约请各国使团前往观览。
 
  永乐十九年三月,“打猎”在北京北边的怀来正式开端,共调戎行10万人,朱棣精心选择的明朝“五兵营”、“三千营”、“神机营”精锐相继表演了明军马队包围、步卒突击、步骑合击等项目,从广西、云南、四川调来的“土狼兵”、白杆兵演练了步卒劲弩齐射、蛇矛步卒刺杀练习等“军事科目”。
 
  史载“军容整齐”、“步骤如一”、“兵甲艳丽”,“列国使节俱惊”,尤其是明朝“神机营”的火器练习,展现的“虎威炮”、“火龙枪”(马队专用火枪)、安南铳(抬枪)、“一窝蜂”(火箭炮)、“火龙车”(**********)等许多“高科技”兵器,令各国使节大开眼界。大规划的“打猎”举动继续了整整一个月。
 
  3、作用:西亚各国争相示好
 
  阅兵完毕后,朱棣在土木堡的行营接见了各国使节。
 
  这一次,帖木儿国青鸟使带头下跪磕头,“磕头触地”,全然不顾“我国无此习俗”,帖木儿青鸟使更阿谀说,这次帖木儿进献的名马,正是当年帖木儿国王的父亲生前身经百战专用的“御用坐骑”,赠送给朱棣,正是为了表达“最崇高敬意”,朱棣则手书信札托青鸟使转交帖木儿国王,在信中表明“愿两国臣民永享和平安泰之福”。
 
  这次大张旗鼓的阅兵无疑取得了杰出作用,这次“观礼”的各国使节来自27个国家,明朝军威之盛与睦邻友好的国策在各国引起了巨大反应。
 
  这以后中亚、西亚国家与我国的友好联系一向绵延到明末,单是帖木儿帝国,终明一世向我国差遣使节的次数就有60屡次。
 
  有关这次阅兵的概况,也具体记载于中亚国家的典籍里,帖木儿副使盖苏耶丁在回忆录里坦言:“我不得不供认,大帝(帖木儿)死在东征的路上是一件走运的工作,这使他保全了终身的英名。”
 
  而另一个“连锁反应”是,观览阅兵的埃及青鸟使回国后,埃及随即解除了在红海对东方商船的禁令,而尔后最终一次下西洋的郑和,也终抵红海沿岸,不光结好了红海区域国家,更完成了他作为一个穆斯林毕生的希望—麦加朝觐。